385 战事频频(一)(1 / 2)

寒门宠妻 孙默默 6813 字 6天前

到底是不是何松竹的亲生女儿,林氏小心翼翼的哄着:“明娴,你听话,别跟你娘闹,奶奶一会儿好好的打你娘。别气了!”说完还不经意的盯着何松竹,示意何松竹对明娴不要那么严肃。何松竹:“……”明娴现在有靠山,也不害怕自己,算了,现在何松竹也没有多少精力管着明娴。

肚里可还有一个孩子,不知道男孩还是女孩。但是很好的一点就是不闹腾,何松竹很庆幸,也许肚里的孩子知道段智睿不在身边。要减轻何松竹的负担,很快明娴就被林氏哄着回院子休息。或者可以去找林妙柔和林敏燕去玩,何松竹没有拦着,等到明娴走了之后,何松竹起身走到林氏的身边坐下。

“母亲,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请大夫过府瞧瞧。”何松竹自然担心林氏的身子,临走时,段智睿可千万叮嘱好好照顾林氏。何松竹不能对段智睿失信,林氏温柔的笑着:“竹儿,你别担心,我没事。就是做了一场噩梦,没什么大碍。你呀!别担心我,好好养好身子。”

林氏拉着何松竹的手,语重心长的嘱咐。“母亲,您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否则相公回来,我可没有办法跟相公交代。母亲,难道您想看到我们夫妻不和睦。”何松竹现在都学会威胁林氏,林氏点着何松竹的额头:“竹儿,你现在也学会油腔滑调。真拿你没有办法。”说着还叹着气。

“母亲,那您的意思就是可以去请大夫来给您瞧病?”何松竹期待的盯着林氏,林氏莞尔笑着:“随便你,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何松竹笑盈盈起身朝林氏行礼:“多谢母亲,那妾身现在就去请大夫来。”大夫很快来,林氏身子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心里有心事,一直想不开。

需要何松竹多劝劝林氏,让林氏宽慰,其实不用大夫多说。何松竹也知道。这些日子,虽说林氏表面上笑容满面,但是心里藏着心事。作为儿媳妇的何松竹,毕竟不是女儿。有些话。何松竹不方便说。让林敏燕来说,也觉得不合适。毕竟林敏燕还是未出嫁的黄花大姑娘,也未必会懂。

何松竹也只能自己干着急,没有其他办法。实在没有办法,何松竹现在只有硬着头皮:“母亲。您是不是还在担心王爷?”提到镇南王,林氏脸色明显变了。眼神有些闪烁,很快掩饰过去:“竹儿,你胡说什么。有什么可担心,我们已经没有关系。”说得云淡风轻。

内心需要多大的承受力,何松竹深情的走到林氏的身边:“母亲,要是王爷还活着,你们之间还有可能吗?”作为儿媳妇,这些话不应该问出来。但是也没有其他人能陪着林氏说这些,“我都一把老骨头。还谈这些做什么。好了,天色不早,你也早些回去休息,不要累着自己。”

林氏在明晃晃的赶着何松竹离开,不想再谈着这个话题。何松竹只好低着头转身离开林氏的院子,出了林氏的院子。门外站着林敏燕,一身彩虹般七彩刻丝烟霞凌罗衣裙,色彩绚丽,轻薄柔软。宽大的水袖,飘然欲飞。展开时有如七彩的羽翼,巨大的裙摆逶迤于地,转动时如浮云飘动。

腰侧系一丝带末端系着几个小巧精致的玉玲儿,舞动时清灵作响。煞是好听,发上簪着三对碧玉簪,末端垂着珍珠串,玉是蓝田碧玉,青翠欲滴光泽和润,珍珠是南海明月珠。润白明华,流光盈动,更加衬托的人清雅绝尘,高贵雍容。长长的珍珠链摇曳间轻触脸颊,温润光滑。

“嫂子,母妃怎么样了?”小脸焦急的盯着何松竹,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扶着何松竹。何松竹莞尔笑着:“母亲现在身子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有人陪着母亲说说话。妹妹要是下学无事,多陪着母亲说说话。”林敏燕松了一口气,听院子里面的嬷嬷告诉自己,何松竹请大夫到林氏的院子。

林敏燕没有迟疑,快速的赶到林氏的院子询问详情。好在林氏没有什么大碍,“嫂子,谢谢你,我知道了,我会经常来陪着母妃。”“那就好,妹妹,你赶紧进去。我就先走了。”何松竹笑眯眯的离开,林敏燕也快速进去林氏的院子,陪着林氏说说话,记得好些日子没有花时间陪着林氏。

早上都是草草的来给林氏请安,接着就去上课。林氏见到林敏燕来,自然很高兴的起身朝林敏燕招手。母女两个人的关系现在很亲密,相信有林敏燕陪着林氏。林氏的心情会好很多,何松竹一个人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都在胡思乱想,当然皇宫中的圣上也不清闲。

这些日子圣上几乎不去后宫妃子的寝宫,只有难得去看看德妃和萧妃。其他妃子,也包括皇后的寝宫,都没有去过。太后就算知道,也不能说什么。现在关键时期,圣上一切应该以国事为重,整日都在御书房。有些时候批改奏折都累的不行,还在坚持,尤其接道前线的八百里加急。

那就更加着急,现在跪在地下的侍卫迅速把八百里加急的密报呈给圣上。太监总管下意识的看着圣上,见到圣上点点头。赶紧过去拿着密报送到圣上面前,圣上火速的打开密报瞧着,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大梁国的皇帝去世。新任皇帝变成大梁国的镇南王,镇南王不是之前就去世。

怎么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大梁国的新任皇帝,圣上心中有无数疑问。问着侍卫,侍卫自然一问三不知,具体细节也没有写。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大梁国易主,镇南王继位称帝。圣上突然眼前一亮,大梁国的镇南王妃不是在段府中,还认何松竹做干女儿,那现在大齐国跟大梁国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

段智睿应该懂得好好利用,圣上这一点儿倒是不担心。需要好好冷静下来,随后圣上派人送一封书信去段府给何松竹。不管段智睿有没有写信给何松竹,圣上都不管,何松竹接到书信,半点儿没有迟疑。迅速起身要去林氏的院子告诉林氏,镇南王还活着。林氏面上不说,但是心里担心镇南王。

还有林敏燕肯定也会很高兴,冬梅上前扶着何松竹:“夫人,您小心一些。别伤着肚里的孩子。”何松竹笑盈盈的点头道:“我知道,你放心。”林敏燕一早就来陪着林氏说说话,想必昨日何松竹跟林敏燕说的话。林敏燕听进心里去,既然林敏燕也在,那就更好。看到何松竹走进门。

林敏燕没有迟疑的起身去扶着何松竹进门,还行礼。“免了,不用客气。”见到林氏要起身,“母亲,您别动,冬梅,你下去守着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何松竹沉着脸吩咐,冬梅应了一声,低头告退。关上门。拿出圣上送来的书信递到林氏的眼前,林氏低着头不解的看着。

不过怎么也没有想到镇南王没死,还做了大梁国的新任皇帝。林敏燕在一边激动得站起身:“母妃,你看到没有。父王还活着,父王还活着。不对,现在不是父王,应该是父皇了。母妃。”紧紧拉着林氏的手,林氏没有吱声。还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林敏燕看到林氏似乎兴致不太高。

松开林氏的手。转过身后:“嫂子,太好了,我父王还活着,还做了一国之君。不过。那皇伯伯怎么驾崩了?”林敏燕有些好奇,何松竹浅笑着:“相信其中肯定有曲折,等到妹妹日后回到大梁国。可以尽管问圣上。”“嫂子,你说的对,母妃,我们什么回去大梁国。父皇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