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伤人的真相(1 / 1)

“方丈!”

“师兄!”

看玄慈这一副托付身后事的模样,少林寺的高层们纷纷变色。

不过叶二娘作为四大恶人之一,玄慈方丈怎么会和她产生关系?

联想到叶二娘是个女的,而玄慈又是一副“我活该,你们别管”的样子,有好几个玄字辈师兄师弟都有所猜测。

“交代完了?那就上路吧!”

苏奇一掌贴在玄慈的丹田之上。原本等待剧痛来袭的玄慈忽然发现,自己的内力正源源不断的向苏奇手中涌去。

他心里一惊,猛地睁开眼睛,却没能问出口,只两三秒就被苏奇吸干,向后倒去,被玄苦一把抱住。

“方丈!”

“方丈!”

看着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玄慈,很多少林和尚眼眶一红,流下泪来。

扫地僧双手合十,轻叹一声,盘坐在地,为玄慈念诵经文

“阿弥陀佛!”

这边苏奇办完了事,化做紫光而去,留下一众惊惶的僧人不提。

……

十数日后,无锡城外,松鹤楼内。

苏奇和慕容复坐在一起,他的四大家将则坐在另外一桌。

苏奇刚刚处理了一些丐帮事物,又远赴星宿海杀了丁春秋,正打算去天山解决两个老人的恩怨,顺便在天山闭个关。

天山高远,人迹罕至,很多地方还保持着原始风貌,灵气比起人烟鼎沸之地更富足一些。

但他忽然听说江湖传言,慕容复在寻找一位“上神”,很快就明白这是自己。

他心中好奇,又带着一丝恶趣味来到燕子坞,和慕容复约在这松鹤楼内。

将这一层清场后,慕容复亲自为苏奇斟酒,语带恳求道。

“上神,我慕容家数代誓愿真的没有希望吗?我慕容家愿世代供奉……”

苏奇一抬手,打断了慕容复的话。

“如果你想说这个那就勉了。你慕容家龙脉已失,龙气散尽,没有办法在中原登基。如果你愿意到海外找个野人小岛当土皇帝,那倒是没什么关系。”

慕容复:……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慕容家愿意如此“自嗨”的话,他们早就复国了。

“你说你娶王语嫣为妻,再纳阿碧为妾,做个富家翁不好吗?一定要逆天而行,身死族灭才甘心?小复啊,能活着为什么要找死呢?”

慕容复再度无语。

但听苏奇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他面容悲戚,却也只能放弃复国。

因为比起复国,将慕容家血脉传承下去也是很重要的事。

他们在这里吃着喝着,楼下却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唉这位爷,今天我们松鹤楼已经被慕容公子包了!”

“小二哥,我有要事在身,得罪了!”

一名年约三十,长得高大魁梧,浓眉大眼,高鼻阔口的汉子推开酒店的小厮。

他龙行虎步,顾盼生威,上楼后,一眼就看见了苏奇,神情一怒。

“便是阁下杀了我丐帮执法长老白世镜,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副帮主马大元遗孀,还传信让我来无锡城外松鹤楼?莫非你以为找慕容公子说和,便能让我乔峰退避?!”

慕容复倒没想到这汉子竟然就是丐帮帮主,与他齐名为“南慕容,北乔峰”的乔峰。

不过找自己说和是什么意思?

莫非这位乔帮主不知道上神的真正身份?

搞不清楚情况的慕容复决定先按兵不动,同时对四大家将使了个颜色。

见乔峰面露怒色,体内雄浑内力运转不休,随时都有出手的意思,苏奇伸手入怀,掏出一封信。

“拿去自己看。这笔迹你应该认得出来吧?”

乔峰疑惑的接过信,用了一分钟看完全篇。

很快,他脸色大变,内力因为情绪的剧烈播放止不住的外放,形成一阵狂风,惊呼道。

“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苏奇老神在在的吃着松鹤楼名菜清蒸鲈鱼,开口道。

“康敏无意间得知此事,要马大元公布出去,让你身败名裂,但马大元不肯。随后她与白世镜通奸时又被马大元撞见,白世镜惊慌之下捏碎了马大元的喉咙,伪装成马大元死在自己的绝技,锁喉擒拿功上。”

“马大元一死,康敏又将全冠清收为入幕之宾,和他合谋要害你。他们找来当年之事的亲历者,天台山智光和尚证明此事,逼你卸任丐帮帮主之位,好让白世镜或者全冠清成为新任帮主。”

“除了此事,你乔峰一身行事光明磊落,岂能为小人所害?而且当年的带头大哥及主要相关者已被我所杀,自然也不能放过这些兴风作浪的小人。”

确认手中的信确实是丐帮前帮主汪剑通的笔迹后,再想到自己胸口从小便有的狼头刺青,乔峰心里已经信了八分。

“乔某何德何能,想不到阁下竟是为了我出手!”

他苍凉一笑,握紧了手里的书信,捏出一团团褶皱来。

“如果这就是真相,那我这边丐帮帮主之位便是想坐也不能再坐了!”

乔峰收好书信,对苏奇抱拳。

“可乔某还有一事不明!阁下说杀了那带头大哥,请问哪位带头大哥的身份到底是谁?”

苏奇道。

“我在杀白世镜之前,武林上死的最有名的家伙是谁啊?”

乔峰刚刚稍微平静一些的脸色差点没扭曲了。

少林寺玄慈方丈死了可是武林大事。

虽然对外说是正常圆寂,但隐隐有风声传来,他是被人所杀。

“竟然是玄慈方丈?!”

他大吃一惊,一脸的难以置信,随后又恍然大悟,心头悲凉更甚。

“怪不得,怪不得我会拜入少林寺,随后又加入丐帮,原来都是他们算计好的!”

那都是对他甚宽甚厚的长辈啊!

是他的授业恩师,友善前辈!

“他们有负与你,心头愧疚,便对你多番照顾,却又担心你走上邪路。不过说到底还是不放心你的身份,否则汪剑通也不会留下这书信。”

苏奇丢了一壶酒给乔峰。

“如今得知了事情真相,你有何打算?”

乔峰接过酒壶,吨吨吨的将其干掉,脸上的笑容竟显悲色。

“事已至此,乔某别无所求。等辞了丐帮帮主之位,乔某便在少室山下开垦田地,奉养父母,当个农夫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