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未完成的任务(1 / 1)

全球旧日 来份松果 7301 字 5天前

“快退开!快回去!”

“竟然这么多!?”

“这么多老鼠之前都藏哪的?”

几名玩家吓得立刻就往地窖处退去。

因为扑到了铁门后的人面鼠,简直是成堆的像是小山一样涌入房间当中。

只不过当他们都惊慌失措时,更为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许白前方的空间忽然变得震颤了起来,就在地下室的入口处,割裂开的空间瞬间成为了无数裂片。

来自遥远星河中的虚无,在紊乱的空间里爆发!

大量的人面鼠被紊乱的空间分割,席卷在虚无的洪流中,一个个前仆后继的被卷入虚无。

挡在玩家面前的,紊乱的空间像极了一道极其破碎而又坚固的屏障。

疯狂涌入的人面鼠在触碰到屏障的瞬间,就被属于宇宙中最奥秘的力量给带走。

“你竟然会魔法?”迷失丛林惊道。

“这怎么可能?人类怎么可能会魔法啊?”

眼前的人面鼠数量在急速的衰减,人面鼠没有恐惧,智商也不太够用一样,正无脑的朝着玩家冲锋。

无视了中间紊乱的空间,就这么一个个送死!

原本陷入了让人头疼的困境中,几名玩家都准备好在这场战斗里牺牲了。

可这......

许白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用起了魔法!?

这杀怪的频率,就像是开了外挂一样的不断刷着,如潮水般的人面鼠在十多秒内全部一头冲进了紊乱破碎的空间中。

“......”

除了赵晴天和大叔知道许白的技能外,其他人也都瞪大了双眼。

直到人面鼠完全被解决,他们还迟迟不敢相信,仅凭一句祷文,还有装哔的施法动作,就真的释放了一招魔法出来!

怪不得许白之前说要聚怪。

感情这他们都是调查员而已,虚白竟然是法爷!

“我们玩的是同一款游戏吗?”无敌真寂寞都惊呆了。

露可的眼里充斥着震撼。

鱼丸更是好奇的看着许白。

“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可以在两手空空的状态中,制造出短暂的空间崩溃,不需要任何代价和阵法沟通,是职业技能吗?”

许白此时转头,显露一个很随和的微笑。

“原本是需要绘制出阵图形状的,哪怕是空手绘图也好。但这招用多了,和力量的沟通越来越熟练之后,就可以凭感觉免去繁琐的步骤。”

但最重要的是,你需要一个能够时刻就绪的可循环祭品。

而且至少还得是修炼了一辈子的黑魔法,并且家族也都是世代邪教徒。

在每一个成功的许白背后,都有默默付出的罗兰特。

“多说无益,我只能告诉你我唯一的心得。”

“无他,唯手熟尔。”

“不过这招也不能经常用,冷却时间是个硬伤,基本上一场副本里能用第二次就算是很走运了。”

在几人夹杂着好奇和震撼的眼光中,许白带着他们逃离了伊克姆修道院。

离开修道院的途中,他们都没有遭受到任何人面鼠的攻击,这间修道院也不可能继续待下去了。

NPC全死,人面鼠也解决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将整个修道院摧毁了再说。

毕竟继续在里面调查,说不定又会遭受莫名的怪物袭击。

......

伊克姆修道院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着,远看着沐浴着火光的修道院,那诡异的建筑像是被诅咒的高塔,在燃烧中竟带着邪恶的气息。

地下的村民一个个的围观着燃烧的修道院。

“看啊!修道院烧起来了!”

“烧的好!那该死的维利就不该把这个修道院重建起来,烧的好!”

“这肯定遭受了神明的惩罚,这是圣火!圣火在吞噬邪恶的伊克姆修道院!吞噬那该死的埃里翁德家族!”

他们一个个拍手叫好,想到维利·埃里翁德葬身火海激动的难以自控。

甚至所有村民都打算今晚开个庆典,庆祝一下伊克姆修道院被焚毁。

此时玩家也下山了,抵达安切斯特村时,看见了洋溢着喜庆和欢脱的村子,村子开始在广场布置着篝火,还有将餐桌全部搬了出来。

“看样子,修道院被焚毁了,他们还开心的要来个篝火晚宴。”赵晴天说道。

篝火晚宴这种活动,只会在一些重大的节日中组织。

此刻伊克姆修道院被焚毁,村民们就开心得布置篝火晚宴,足以凸显这是对村民们如何高兴的事情。

“哦!是侦探们啊!你们好啊,你们今晚要参加篝火晚宴吗?为了庆祝伊克姆修道院的火灾,村民们都打算把自家的好酒都拎出来呢!”

由于赵晴天他们在村子里露脸过,村民们也熟悉其中几人的面孔,加上心情正好,他们还想着挽留玩家们。

“好啊。”

“不过得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刚才在进去过修道院里,发现那个地方是个不祥的灾厄之地,于是乎便祈求神明惩罚这里。”

“结果我们刚祈求完后,整个修道院便燃烧了起来!”

村民闻言笑得更灿烂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呢!”

“对了,参加完篝火晚会后,我们可以在村里过夜吗?太晚的话,我们没地方可去。”

“当然可以!十分欢迎!”

村民们对于奇装异服的玩家没有多大抵触感,很快便迎接他们去村子的招待所。

玩家们决定先参与篝火晚宴,暂时落脚在村子中。

任务还没有完成,即便摧毁了伊克姆修道院,他们也只能在暂时在修道院附近的位置暂住。

修道院的线索断了,他们也不可能继续呆在修道院那么危险的地方,所以只好在附近的位置继续寻找线索。

最好的位置,就是安切斯特村了。

这场火很奇怪,持续燃烧了大半天,就算把整个山崖都烧秃了,修道院也还在不断冒着浓烟,大火像是着了魔一样,还没有熄灭的迹象。

在夜幕降临时,山头还是带着让人心悸的火焰在焚烧着。

村子外围的消防局原本打算出动,可听闻是伊克姆修道院着火,最终还是仍由这场火继续燃烧。

说来也奇怪,这场燃烧着修道院的火,并不会蔓延至其他地方,只是很专一的焚烧着修道院。

啪!

啪啪!

啪!

啪啪!

“啊...啦...啊...啦!”

“让我们歌颂这美丽的冬季!让我们赞美着严寒的冬!”

“篝火!盛宴!大家享受吧!”

山上的修道院在燃烧,山下村子的广场也在燃烧着篝火。

山上冒着浓浓黑烟,邪恶的修道院在火光下更加的妖异。

山下村民欢快,庆祝着修道院被毁,村民们不用惧怕夜晚来临时,会碰见其他奇奇怪怪的诡异事情。

村民们在喝酒,在唱歌,在跳舞。

埃里翁德的死,对他们来说是值得普天同庆的事。

“那该死的埃里翁德家族,终于死光了!”

“......”

玩家们围坐在一起,只有他们知道,埃里翁德家族是死光了。

可是埃里翁德家族的噩梦,还没有结束。

“这场火怎么烧这么久...”

“看样子,很可能得烧到明天了。”

只是在欢乐的歌声中,玩家们还是没能感受到愉悦的氛围。

赵晴天此时看着修道院,第六感忽然发作。

她下意识说道:“村子很可能不安全。”

许白问道:“怎么说?”

“只是单纯的感觉,感觉到了好像有某种力量,从修道院开始散播了出来,原本笼罩的范围是修道院的山上,现在倾泻出来了之后,连整个村子都被笼罩在了一起。”赵晴天蹙眉道。

“这只是一种感觉,我无法真切的看见是否存在这种力场,或者是力量的规则笼罩了村子。”

“但...就是有种灾厄降临的感觉。”

迷失丛林此时也开口道:“其实从烧掉了修道院开始,我就觉得从修道院里面,还在不断传来某种奇怪的叫声。”

“就像是来自之前的深坑里面,在耳边不断窃窃私语,又疯狂呢喃的召唤一样。”

“奈亚拉托提普...在我准确的被奈亚拉托提普这个名字影响到的时候,这个感觉到现在越来越强烈。”

无敌真寂寞也表示深有同感。

“白哥哥,我也感觉不太舒服。”露可却借机朝许白靠过去。

可许白却不动神色的错开了,没能让露可靠着自己。

“哼!”

他无视了露可的嗔怒。

“再怎么说,都得等明天早上烧完了再去侦查一遍。”

玩家们都早早的回到了招待所休息。

篝火晚会持续到了深夜,直到深夜中的修道院也彻底坍塌,大火终于没能继续撑下去,村民们的喜庆也在凌晨3点结束。

此夜,许白睡得正香,和其他担心被旧日生物夜袭不同,他是毫无负担的睡觉。

除了途中被忽然敲门的露可吵醒了一次,她拒绝了露可表示想要同房的邀请,又继续睡了过去。

翌日。

等精神充沛的许白出门时,他发现除了赵晴天精神也是不错外,其他人的精气神都明显不太好。

“你们都一夜没睡啊?”许白问道。

迷失丛林挠了挠脑袋。

“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露可的眼眶也有些深陷下去的感觉,小贵妇有种虚弱感。

“本来也不想睡的...但是还是撑不住,睡了一会...可是做了个噩梦......”

无敌真寂寞忽然也开口道:“你也做了噩梦?”

于是乎露可看向许白和赵晴天,这两人精神良好,肯定晚上睡过了。

“你们两个晚上都肯定有睡觉吧,你们没有做噩梦吗?”

两人同时摇头。

“没有。”

“睡挺香的,如果不是你晚上忽然敲我门,我睡得更香。”

“......”

其他玩家没睡,压根连做噩梦的机会都没有。

带着疑惑,他们走出招待所时,玩家们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