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伤亡惨重(1 / 1)

“这家伙难道还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不成?”苗姓女修面色有点苍白的说了一句。

“哼!”

李师兄并没过多的言语,而是一扬手,数道冰锥从手中依次飞出,射到了妖猴因伸展躯体而裸漏在外的丹田心脏处。

“砰砰”几声碰撞的闷响后,妖猴完好无损站在哪里,胸前连一丝白痕都未能留下。

这次其他人没有露出意外之色,显然都料到了这妖猴的防御不是那么好破的。

就在一瞬间的时候,金色妖猴的大腿微一弯曲,接着猛一用力,整个身躯图直冲了过来,看其方向正是冲李师兄而来。

李师兄脸色一沉,一伸手掏出张黄色符箓往地上一按,顿时符箓无声息的融进了地面中。

随之一颗粗有数尺的巨大石锥在前方不远处拔地而起,准确的刺中了跃至空中的妖猴腹部,将其死死顶至了洞顶,令其一时无法下来。

“好!”

长青子见状,高喝一声,面露惊喜之色。

接着,就祭出了一只灰褐色的皮袋,袋口正好对准了洞顶的金色妖猴,袋口并隐隐有霞光流转不定。

此时,被卡在洞顶的蜘蛛,嘎嘎的尖叫了几声,两只长臂往腹中一合,正好抱住了石锥顶部,接着,两只有力的后腿然后猛然用力一蹬。

“哗啦啦”的一阵乱响,那石锥顶端竟被轻易抓的粉碎了,无数的碎石掉落了下来。

终于恢复了自由的妖猴,身躯一落,正好趴伏在了破损的石锥顶端,两侧的双眼闪烁着腥红色的光芒,似乎被激怒了。

它双脚一蹬接着身子一缩,就再次向众修士扑来。

可就在此时,一股霞光从那祭出的皮袋中狂喷而出,一股恐怖的波动扩散,那袋口瑞光无尽,开始吞纳万物,上方各种巨石都飞了起来,连带着妖猴都站立不稳,不过妖猴毕竟没有离开石柱,它环抱石柱身子向后仰去,抗衡强大的吸力。

而长青子看到妖猴的挣扎后,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接着两手飞快的掐动法决,随后一口精血准确无误的吐到上方的皮袋上,顿时有霞光千条,瑞彩道道,喷薄无尽光芒,将妖猴的方向笼罩,就要收走一切。

不过妖猴也是不凡,它张口一声长啸,吐出一团朦胧的光芒,散出金色瑞气,围绕着身体蒸腾而起,非常耀眼,气息更加强盛了,一时间就像拔河一样彼此僵持了下来。

张涛和其他人不由的面面相觑,一些人的眼中更是露出了复杂之色,但张涛看着僵持下去不上办法,大喊一声道:“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后,其当先向着妖猴攻去,手中长剑化为数道青色剑影斩向妖猴的四肢和石柱,一时间金属的碰撞上大响,妖猴吃疼下看向张涛带着噬人的凶光,而长青子则面露惊喜和感激之色望了一眼张涛。

有了张涛出手相助,妖猴虽然奋力抗争,但终究不敌,准确无误的将妖猴从上方石柱卷入到了霞光中,接着快似闪电的往回一收,竟将这妖兽由大化小,收进了袋中。

一旁的李师兄等人吃了一惊,这妖猴看起来如此难缠,竟真的被被生擒活捉了,由此可见灰褐色的皮袋是多么不凡啊,不过张涛对长青子有如此法器并不如何惊讶。

不过此时长青子自己也是一副惊喜交加的神色。

他这只“乾坤袋”虽然威力极大,也收取过不少的妖兽,但真的将此妖猴收进了其中,还真是让他大感意外。不过,随之狂喜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若是能驯服了这么一头妖兽,那实力岂不要猛涨数截?就算带回去看守洞府也是一个风光无限的事情。

想到这里,长青子即使再沉稳,此次也喜上了眉梢,他迫不及待地冲那灰褐色的皮袋一招手,顿时此物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飞了过来。

其他修士自然也知道,这么一只活的妖猴对修士的人意味着什么,不禁大露羡慕之色。可是这种神情刚刚流露出一点,那飞行中的皮袋突然一顿,竟然停在了空中,不在移动了。

长青子心里一惊,急忙催动法力想强行收回,可是皮袋晃动可几下后,仍停在了半空中。

这下四周观望的众人,也知道事情不大对勁,急忙小心戒备起来。

皮袋的表面开始凹凸不平的变形起来,似乎那妖猴在袋中正在作怪。这种异象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间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突然圆鼓了起来。随后轰地一声巨响,皮袋四分五裂了,金色妖猴竟硬生生的撑破了法器,恢复了原形。

再次从拘禁中脱身的的妖兽,明显陷入了疯狂之中,金色的毛发竟然渐渐的炸裂开来,像无数的金针竖立而起,满嘴的粗大尖牙也对磨个不停,传出了可怕地“嚓嚓”之声。

李师兄等人见此,纷纷郑重的后退了几步,想拉开些距离再用法器狂轰。

可是张涛明显从几人眼中看出了幸灾乐祸,虽然他们短短的刹那间就恢复了平静,但还是被神识全开的张涛瞧了仔细。

而随着灵酒唾手可得,这些人的心思也复杂了起来,最重要的是这只妖猴虽然厉害,奈何数量太少了,本身的灵智似乎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大家并不是多么担心。

可就在此时,妖猴两只爪子左右一划,风驰电掣一样的跃向了退得最远秦师兄。

只见两道金光交叉闪起,“噗噗”两声,这名修士的护罩被两只前爪一击就破,身子直接被腰斩成了两截,当场毙命。可怜其以为退得远些能较为安全些呢!

见到秦姓修士的惨死及这蜘蛛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后,其他人大惊失色地向四周散开的更远了,生怕步了这位倒霉鬼的后尘。

但是有些迟了,妖猴的身体一晃,就化为一道金光,激射到了另一名修士地身前。

此修士脸色瞬间惨白,一咬牙放出了手中的法器,并且身形往后激射飞出。

可是妖猴张嘴大吼,一股无形的波动直接喷射而上,前进的法器如遇到一无形的墙,在难寸进分毫,妖猴前爪接着一拍,法器立刻失灵的掉落了下去,接着其庞大的身驱又是一蹿,一张血盆大口就将这化刀坞修士的头颅咬了去,无头的血喷出了尺许高,让人骇然变色。

其他的人包括张涛在内,那还敢再迟疑,顿时符箓法器一股脑的砸了过去!

可是被激怒后的妖猴来去如风,在如此狭窄的山洞内,尾随其后的法器和法术根本跟不上其行动的敏捷。在这片刻间,田姓女修重伤倒地。

虽然其及时祭出了一块丝帕挡在了身前,略起了阻挡的作用,但是转眼间就帕碎人重伤了,这妖猴的爪子和獠牙实在太犀利了!其硬度绝对在顶阶法器之上。

不过田姓女修能够活下来,还是李师兄适时出手阻挡了一下,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幸运。

此时山洞内只剩下了李师兄,张涛,长青子三人完好无埙,他三人都面色铁青的惊怒之极!

若是在一个开阔的地方,想必这些修士也不会死的如此轻易,毕竟御器飞行的话怎么也能拖延上一些时间的!

“砰”的一声,这蜘蛛闪到了长青子身边,一爪破去其身上的护罩后拦腰斩去时,却被徒然浮现的一个青濛濛的物体给挡了下来。

这物体长长的方方的,仿佛是个石板,但细看之下表面一块块的裂开,竟是个奇大无比的石碑。这一记利爪除了在此物上留下了一道浅浅切痕外,其他完好无损,真是让人惊讶。

妖猴见没有奏效,没有迟疑的马上舍弃了长青子,又金光一闪的来到了韩立身边,并一口咬去。

可就是这略一耽搁,宣乐祭出的一件金色小塔终于追了上来,金光一闪巨大化后,就将这妖兽一下扣在了其下,再次困在了其内。而随后追到的张涛的青光剑及长青子的拂尘,则谨慎的盘旋在了塔外,生怕妖猴再次脱困而出。

“你二位不用担心了,我这件镇妖塔可是掺进了炼制法宝的材料精铁,它绝对无法逃脱的!”李师兄神色松弛了下来后,对张涛和长青子解释道。

听了此话,韩立面色一缓,将青光剑一收,似乎真的放心了下来。

而长青子因为吃过亏,看了几眼并沉吟了一下后,神色不安的摇摇头说:“不行,我还是不太放心!最好早点彻底灭掉此獠。”

妖猴虽然被镇压了下去,但其一直在塔中反抗个不停,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可见反抗的激烈程度,长青子更怕李师兄的法器步自己的后尘。

李师兄一听此言,皱了下眉头,想了想后说道:“早点灭掉此獠也好,刚好为其他的道友报仇雪恨,分了灵酒早日离开此地,以免给夜长梦多。”

而张涛望了望身后的酒窖,若有所思一下后,就走到了一侧空地上盘膝坐下,似乎后面就交由二人处理的样子。

不过他对刚刚李师兄和长青子两人救援不力,充满了警惕。张涛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刚刚妖猴忽然出手时他想要救援,但无奈离的太远,不过此两人要是全力施法其余两位道友也不会被妖猴如此轻易的杀害。

显然他们见到灵酒后,就不在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了。

这时,长青子刚要向着小塔前走去,洞穴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传来了一句“几位道友在此大发其财,让外面的同道为你们拖延时间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忽然出现的声音把几人惊到了,张涛更没想到在他们和妖猴激战时有外人潜伏在附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